【高原记者万里行】洛扎残疾人培训基地扶贫见闻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3日 22:42来源:山南网

1119日,“学习贯彻十九大·高原记者万里行”采访组一行走进洛扎,挖掘这里脱贫的小典型、小故事。

茶余饭后,与县领导谈及此行目的,副县长李凡便滔滔不绝讲起了这样一个故事:“残疾人‘小白玛’,如何在好政策的支助下,从一个残疾人变成了家中的顶梁柱。”

众人听得入迷,当即决定第二天去看看这个李凡口中的“小白玛”。 (下转第三版D

当我们走进洛扎县残疾人培训基地一间工作房时,看到了“小白玛”,也就是白玛顿珠。消瘦的身子,手里拿着一块木头,坐在桌前雕刻着什么,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因为帽檐压得很低,几乎看不到他工作时的表情,当我们向他问好时,他显得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冲我们微微一笑,算是回应,然后把帽檐压得更低,坐下,继续忙碌起来。

“他在语言表达上有障碍,而且两只手和一条腿也是残疾的。”随行的一人说道。

来不及回过神,便有人说:“这些都是出自‘小白玛’之手的木雕工艺品。”

顺着工作人员手指的方向,我们看到大大小小很多木雕作品,既有精美传统藏式家具、吉祥图腾,也有栩栩如生的羚羊、飞鹰……

“一双残疾的手,还能雕刻得这么好!”大家心里不免有些诧异。

工作人员似乎是看穿了我们的心思,说道:“做了木雕的工作后,他的手比以前变得灵活多了。”

答话间,我们问起了“小白玛”的家庭、生活基本情况,问起他是如何担负起家中“顶梁柱”这个角色的。

原来,“小白玛”家中有4口人,因年老而失去劳动力的父亲、肢体残疾且没有劳动力的母亲、比自己小六岁在县初中上学的弟弟。

“小白玛”还没有来残疾人培训基地做事前,一家人除了一些政策性收入,便再无其他收入来源,全家人的生活过得也是捉襟见肘,仅够温饱。

因为身体的缺陷,“小白玛”没少受别人的冷嘲热讽和戏弄,也让他开始远离人群,独自承受着一份难言的寂寞和孤独。

直到洛扎县残疾人培训基地成立,直到“小白玛”在这里经过培训就了业,他才渐渐找到了自信。

洛扎县民政局局长它尔庆告诉记者:“起初,‘小白玛’学的是缝纫,每天有50元的补助,当第一个月发工资时,‘阔绰’的‘小白玛’要请我们大家吃饭,我们很是感动,但是我们怎么忍心让他请客呢。”

没有人接受他的邀请,第一次拿到工资的“小白玛”也不知道该怎么存钱,没几天,跟新认识的几个朋友就把钱挥霍一空了。

“知道这个情况,他家人找到我们,后面就办了一张银行卡,放在他家人那里,工资按时打到卡里,家人每月再给他一两百零花钱。”

之后,“小白玛”知道了怎么省着花钱。因为培训中心管吃住,他的大部分零花钱就用在了弟弟拉巴顿珠身上,平时闲暇时买些零食去看望在校读书的弟弟,两兄弟关系处得十分融洽。

每天上着班,闲暇时去看看弟弟,日子就这样平凡而有意义地过着。

可是某天,不知谁说了一句:“学缝纫是女孩子干的事。”自尊心强的“小白玛”便把这话放在了心里,随时想着“跳槽”,学点男人应该会的本事,就这样,他学起了木雕。

“经过几个月的学习,不知是师傅教得好,还是他努力肯学,‘小白玛’的木雕技艺日渐成熟,如今已然能自己出作品了。”工作人员说:“现在除了基本工资,还有计件提成,‘小白玛’每天能拿到70多元。”

每天70元,每月2000余元,一年就是两万多元,对于一个家中没有劳动力,没有经济来源的家庭,“小白玛”可不就成了家中的顶梁柱嘛。

如果没有残疾人培训基地,“小白玛”也许还过着忍受别人嘲笑、戏弄的生活,长此以往,变成一个经受身体和精神双重折磨的人,又何谈自尊、自信、快乐,更别说挣钱撑起一个贫困的家。

然而,“小白玛”的故事只是一个缩影,像“小白玛”这样在残疾人培训基地实现就业的还很多。

洛扎县残疾人培训基地自成立以来,坚持培训零费用、就业无障碍,支付有尊严的原则,坚持从学员自身实际和自身意向出发,尊重残疾人就业意愿,使全县有就业意愿的残疾人都能零负担参与培训、无障碍实现就业、有尊严的增收脱贫。通过合理安排学员技能专业,采取多形式多渠道、多层次且最大限度地享用社会资源开展培训。

截至目前,洛扎县已经有45名残疾人获得一技之长,44名贫困残疾人实现了就业梦想,同时带动了44户贫困家庭达到脱贫目标。

十九大报告提出,从现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党的庄严承诺。

它尔庆说,2017年,在残疾人培训基地基础上成立了洛扎县残疾人就业培训有限责任公司,追加投入114万元,实现总投资818万元的规模化发展,相信在不远的将来,能让全市更多的残疾人实现就业梦。